計畫摘要Abstract

力里(lareklek)以及歸崇(kalevuan)舊部落曾經是南排灣族群分流重鎮,因為從地理的角度分析,歸崇舊社早期是有望嘉社(vuqalit)、白鷺(pailjus )、七佳(tjuvckazan)、古華(kuabal)及部份力里(lareklek)等族人由排灣族發源地paiwan南移的部落之一,而力里舊部落位置正好是東西南北的交叉點,在人口達到飽和時,有些族人選擇離開力里與歸崇舊部落往四方遷移,因此在台東縣達仁鄉及屏東縣獅子鄉、牡丹鄉等都有力里舊部落的移民人口。舊歸崇及舊力里部落乃是排灣族在台灣東南之間的重要樞紐所在,也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南台灣1874年的牡丹社事件後,歸崇及力里社祖先們發揮串聯東部排灣及南部排灣族群之間的力量,為鞏固排灣族傳統領域與日本殖民政府之間對抗所發生的南蕃事件及力里抗日等事件,所顯示出排灣族為維護排灣文化尊嚴的重要努力。本計畫著重於培力在地後代子民,以結合在地成熟的農產觀光經營等經驗,來讓民間力量能重新連接即將斷層的舊社歷史;以述說舊部落故事的方法來連接舊歸崇及舊力里部落歷史現場,並以低密度高效率之營造方式來恢復舊歸崇與舊力里之間的古道以作為回到歷史的路徑,以方便保護舊部落文化生態,並結合現代科技建構歷史文化觀光產業,延續部落集體文化生活記憶,強化舊部落與族人文化臍帶關係。

圖 1: 歸崇部落與力里部落位在中部排灣及東部排灣族群的交會地帶,往西至台灣海峽的屏東沖積平原,為平埔族與漢人的生活相接地帶,往東則是排灣族與魯凱族的生活領域。由於多族群的交會,讓歸崇很早就有跟其他排灣族地名有很不一樣的稱呼,文獻上稱做「歸化門社」。


計畫緣起Origin

日治時期,隸屬屏東縣春日鄉力里部落,原世居於大漢山山麓旁(老力里部落舊遺址),當時戶口數約200多戶,惟於民國47年配合政府政策遷村至現址,也有部分之族人遷居於獅子鄉和平村、本鄉古華村、歸崇村,又於民國61年水災,造成有三分之一族人被迫遷至現在的七佳村,使原本最大部落的村莊現在變成全鄉人口數倒數第二。

至於力里部落與歸崇部落的關係,較為一致的說法是,老力里(leklek)在日治時期排灣族部落人口超過百戶、千人以上的大社之一,在1914年發生了南排灣族抵抗日本的南蕃事件(即力里抗日事件),當時的力里部落參與其中,日軍平定後,數個排灣族大社(包括力里部落),日本人以強制遷出人口分化部落的政策,而從力里社分出來的小社中,日本人將之集合成為歸化門社(即老歸崇部落),係為了增強浸水營古道的防範、管理。因老歸崇部落係由老力里分出,所以,兩個部落間即習慣性的走出連通兩個部落的步道,亦即本計畫所要執行的古道。

現任春日鄉鄉長柯自強略述歸崇部落遷徙過程,其一原因為lareklek(力里舊社)人口增多,耕種範圍逐漸的向外擴張至puskaman、tjuapqaliljac、tjualjaqi、tjuapuljisava等地區。一直到民國34年時,一名來自puskaman的農民希望能夠成立一個獨立的社,但卻因周邊民眾人數不足成立一個社,便鼓勵lareklek的部分居民志願移入,並且再加上ljupq (riumalj舊社)中的tjuaqau族群等,最後共約有97戶約440人成為kalevuan (歸崇部落)。

民國47年為了讓行政管理更加方便而決定遷移至現址tjualesur。在民國62年時因泰莉颱風而造成的土石流災害迫使部分居民與新七佳村合併遷移至原台糖公司大餉營農場土地,之後又因重新劃分行政區域,將早期因經商而遷移至山腳下的漢人 (原居住於枋寮鄉玉泉村)劃編至現今的歸崇社區。

民國48年,力里村計有二百多戶石板屋(分別由大社及小社組成),在屏東縣春日鄉的部落中算是比較大的村落了。該聚落自從民國48年,力里村受到國民政府的輔導而遷村之後,舊部落只落得一片「庭草無人蟲餔葉,石板零落剩蒼苔」。

而關於kalevuan另一遷移說法為在民國21年前歸崇村的居民原是屬於lareklek的一部分,其耕作地與狩獵區域在puskaman、draliangi、drukalingqudn這三個地區,並由頭目dalimahau家族來管理。民國21年lareklek的人口增加,土地達到了飽和,當時在日本駐軍的建議下,頭目dalimahau家族便率領部分居民前往尋找適合的新居住地,在尋覓的途中他們發現kalevuan這個地方視野非常好,且距離耕作地以及狩獵區都相當近,便決定遷移至此地,頭目kulius便先劃定最佳的位置給dalimahau家族做為居住地,之後其餘的居民才漸漸的遷入kalevuan,組成了一個新的聚落,命名為kenaliman(現今歸崇村的名稱)。在kenaliman部落建立不久後,便有sevungalied部落(現今來義鄉望嘉村)的人前來表示數十年前kalevuan這個地方為他們的原住地,搬離後而形成廢墟,便在當時舉辦了移交土地的儀式。在民國21年至50年前後總共30年kenaliman部落都過著傳統的排灣族生活,也設立了學校,一直到民國50年前後約3年時間,在村民集體的決定之下又再遷移至目前歸崇社區的所在地。

力里石板屋所需石板採集,大社部分是取之於(sadiyrilj)、(tjuacekes)、(tiaygyrieng)等地,小社部分是取之於(tjuadjaraljap)。大部分都隨其方便及就近而行,採集石板亦有季節性的選擇,根據先人的傳說,選擇夏季較適宜,因為石板與氣候富有相關之特性,不得隨季採石,否則成效不佳。採石的方式係由親友以及親戚的壯士們組合成,共同發揮守望相助及互助合作的精神,石板的大小之別,一般的規定,大者均屬頭目級,小者屬一般百姓。因此,每一塊石板有它的紀念價值存在。亦有其生命延續的必然性。子民們常回顧每塊石板的來源,就難淡忘祖先的艱巨辛勞,然而從每個歲月裡所摧殘的痕跡中,只見殘存的基石,這一片受天破壞而滿目瘡痍的石板,心中的悲慟可以想見,然而劫難已經發生的事實,一切都無法挽回了。難怪族人常常反映對於石板屋地權與地上權的強調,總是擔心祖先的遺產遭到破壞。

為了保護祖先的遺產,近年來,力里村全村已經執行「尋根追源,飲水思源」的計畫,所以每逢祭典或有教育宣導的必要時,全村都會前往舊力里,整頓村落,各自清理門前雪,以確保村裡的狀況。但是,每次前往,因為有的路段,根本沒有路徑,必須有熟悉的嚮導在樹草中開闢臨時通道,族人幾乎是踩在堅韌的草樹杆堆疊的路上,艱難而行,隨時都有一腳踩空的狀況,但是為了要整飾村落,以示崇敬祖先,以及懷舊村子的每一角落,大家還是不顧一切困難,奮不顧身的前進,終於達成目的,因為舊力里「畢竟還是族人的根啊!」

從以上的過程可以看到歸崇村及力里村人將祖先留下的石板視作是先人的神聖靈物,後代子孫有負繼續保存及維護的責任,但因路程難以整建,因此,透過計畫執行,便利隨時前往整理舊部落的遺址,並代代傳承使其永續保存以及發揚祖先的智慧。

 


基地範圍Baseland

  • 495地號等及力里段459地號等,其總面積分別為13,126.25平方公尺(1.31263公頃)及39,929.142平方公尺(3.99291公頃),合計5.30554公頃。另外,亦包含兩舊部落遺址間古道與道路及相關公共設施。上述相關之內容,如下表及下圖所示。

範圍內物件

大概描述

保存建議

本計畫規劃內容

舊歸崇遺址

約50戶石板屋遺址

保持原貌

本計畫建議實施環境整理、家屋分布測繪以及家族系譜與歷史製作

舊力里遺址

約280戶石板屋遺址

保持原貌

本計畫建議實施環境整理、家屋分布測繪以及家族系譜與歷史製作

舊力里舊歸崇古道

8000公尺步道

(古道本體)

低密度開發

本計畫將以傳統工法整修並與文資局的文資人員培育制度及政策扣合

聯外道路:舊歸崇到大漢林道7k處

既有兩線道柏油道路2,450公尺(西端)

既有道路

1道路導引及解說加強

2增設停車接駁及廁所等公共設施

聯外道路:舊力里到大漢林道13k處

既有單線道水泥道路2,184公尺(東端)

既有道路

1道路導引及解說加強

2部分道路整修、增設停車接駁及廁所等公共設施

 

圖 3:舊力里遺址基地範圍圖

圖4:舊歸崇遺址基地範圍圖

圖5:舊歸崇到舊力里古道沿路已記錄了將近45個地名,顯示部落對於古道的懷舊之心

 


計畫目標Objective

1. 喚起現代部落與舊部落之鏈結意識,以串連部落發展

    1. 部落石板屋與地景環境及沿線舊步道歷史場域修復。
    2. 部落公共空間設施及衛生設備配套設施。
    3. 部落生態導覽設施及人才培育建置。
    4. 部落場域空間3D立體圖與紀錄片拍攝。
    5. 在地經營舊社遺址團隊培力訓練。
  • 以遺址維護為主,進而結合生態促進在地產業

歸崇村與力里村的子民自從日治時代以來歷經了幾次遷移,尤其國民政府時期以後對於山地的禁制,使得歸崇村與力里村的子民漸漸與祖先的部落失去聯繫,有了「記憶危機」,而現在的歸崇村與力里村族人,近年來從事有機農業與友善耕作也經營有成,族人經過討論,在修復老力里及老歸崇部落所在的環境、古道下,應發展成有利於環境的生態旅遊,讓族人自己經營管理,並以部分營收作為未來環境整理的費用,使環境得以維護。另外,部落也認為,應該將現在部落發展有成的有機農產業與舊部落產生鏈結,身為春日鄉歸崇村子民的春日鄉長柯自強就認為透過祖先的遺產,繼往開來是一個很重要的歷史使命,因此思考如何以遺址作為結合生態促進在地產業的文化基礎來為力里村與歸崇村的子民奠立一個永續經營並能兼顧文化與產業的方式,是一個思考點。未來在本計畫執行上,於環境修復到一定程度,即可導入生態旅遊,並與部落既有的有機農產業、周邊的老七佳部落、力里水圳等連結,以達到「以遺址維護為主,進而結合生態促進在地產業」的目標。

因此,本計畫特別強調導覽解說人才培訓,透由人才養成,用部落人說部落故事,這些故事包括前人在舊部落的文史,包括後代在山下的努力生活,也包括現在想要串連彼此並形成產業的企圖。


預期效益Expected

  • 透過族人參與舊社的調查與聚落、家屋與道路的修復工作以及後續的經營管理,創造當代族人回到祖居地的契機,透過實作認識六百年多年來祖先建立的基業與累積的生活智慧。
  • 執行過程將與文化部、林務局、屏東縣政府、春日鄉公所等公部門充分協調與合作,以修復完成歸崇及力里舊社與古道,以展現中排灣與東排灣族群重要渠道上的排灣石板屋文化,並結合排灣文化中對於動植物以及環境的綜合解說,為當代族人進行文化傳承、教學的重要場域。
  • 本次成果將結合歸崇及力里部落與古道,形成以在地人為解說及經營的主體而呈現以排灣族傳統文化為主題之遊程,收益則作為維持步道與舊社維護費用並為鄰近社區創造財源,也將製作GIS故事地圖(GIS STORY MAP),傳遞族人生活環境與智慧、家族與遷徙以及重大歷史事件等資訊。